和陌生女孩睡一张床是种怎样的体验?

0 369 0

文|星文 图|网络

来源:星文(ID:xingwenfilm)

大约3年前,我自费做一个短片项目,记录年轻人的梦想,每天背着沉重的三脚架,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。

那时候没在杭州租房子,住酒店是笔不小的开销,长久下去,肯定承受不住。

640MDYCCZUH

很巧,有个朋友认识几个做沙发主的小伙伴,帮我联系了其中一位主人,在她家暂住几天。

房主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儿,叫小墨,做服装设计,很会生活,家里布置的非常温馨,不大的空间被她收拾的特别精致。

两间卧室,一间自住,一间接沙发客,她一般不让人睡沙发,觉得既然让人来住,就住的舒服些。

当然,她对沙发客很挑,每个月接的并不多,而且一般只接女孩儿。

凑巧她喜欢摄影和电影,又挺喜欢我做的事情,就破了个例。

那时节就像现在,天朗气清,无比舒适,到处都是桂花的香气,美好的让人不想睡觉。

我和小墨很谈的来,有时候会聊电影到很晚,周末的时候,我们会一起去拍照,很快就成了好朋友。

有一天,她下班很早,拉着我去买菜,说是晚上有沙发客要来。

“是一个很漂亮的妹子嗷?”她朝我坏笑。

晚上7点左右的时候,小墨在厨房忙活,我在剪片子。

门铃响了!

开门的一瞬间,我有些错愕!

一个姑娘站在门口,黑色长发,细长的脖颈,白色短袖细麻衬衫,很精致的脸型,颈前细细的项链在灯光下微微闪亮。

可真是个美丽的姑娘啊!

请问,这是小墨家吗?

是的,你是琳琳吧,请进!

谢谢!

她微笑,低头,侧身而过,淡淡的清香散开。

嗯,桂花!

关门的那一瞬间,心里好像被撞了一下。

小墨手艺很好,几个菜品相俱佳,配上细腻的白色瓷盘,令人食欲大增。

她们聊的很开心,像多年未重逢的朋友,有时候咬着耳朵说悄悄话,朝我望一眼,便哈哈大笑起来。

她们聊的大多是女生的话题,我插不上嘴,加上跑了一天,又累又饿,也乐得安静地好好吃一顿。

琳琳坐在对面,有时候她单臂托腮,微笑着听小墨眉飞色舞地讲自己的经历。

她很喜欢吃蔬菜,夹菜的时候,臂上的玉镯闪着温润的光。

席间得知,她在南京读书,学古汉语,今天来杭州一家出版社面试的。

因为从没做过沙发客,特地来小墨这里体验一下,明天就要走了。

知道这点的时候,我突然感到异常不舍。

“兄弟,别老盯着人家看,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。”

小墨冲我说完,便笑起来,然后瞅琳琳一眼:

“这兄弟很会摄影,明天可以让他帮你拍照片。”

琳琳笑着望过来,说:“好啊,如果明天起的早的话。”

这顿饭吃的真香。

收拾餐桌的时候,小墨指着我和琳琳说:“你们俩今晚睡一张床吧,外面的沙发太小,不舒服。”

我望望琳琳,看看小墨,尴尬地说:‘这不好吧,我还是睡沙发吧。”

小墨望着我调皮地说:“哎呀,别虚伪啦,没事,我相信你。”

心里真是乐开了花。

晚饭后她们继续聊到很晚,我实在是累,灯也没关,10点多就和衣睡了。

她们在客厅轻柔的聊天,窗外的桂花香若有若无地飘进来,和着远远近近的车流声,朦朦胧胧中睡着了。

半夜时分,隐约听到关窗的声音,努力睁开眼,是琳琳,她正奋力地把窗子关上,估计是被什么卡住了,关到一半下不去了。

我坐起来:“我来吧,可能卡住了。”

她回头望望:“不好意思啊,把你吵醒了,天凉了,得把窗子关上。”

我打着哈欠走过去:“没事,你去休息吧。”

窗子可能是久了,有些老化,使劲拉一下,就合上了。

回头,她正从柜子里拿被子,被罩是玫红的细碎小花儿,她把被子放到床上,想再拿一床,发现没了。

我见状,便对她说:“你盖好了,我穿着衣服,不冷。”

她笑笑:“那好,冷的时候可别抢啊!”

关灯,躺下,床一人一半,却再也睡不着了。

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。

昏暗中,她幽幽地说:“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孩睡在一起,被我妈知道肯定气坏了。”

我笑笑:“是啊,你是误入魔掌啊!”

她侧了下身,笑道:“看不出你还是坏蛋啊?”

“对啊,那个,你今天面试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,那家出版社很对胃口,主要做一些古文化艺术出版。”

“你喜欢古籍?”

“对啊,超喜欢,尤其是诗词,从小家里就有很多经典古籍,我小时候身体不太好,就窝在家里看书。”

“那你写作肯定很厉害!”

“还行吧,不过我更喜欢出版,把书当成艺术品出版。你知道世界最美的书吗?”

“知道,德国的那个,对吧?”

“对,我就特想出版那种书,用最好的纸张,最精美的设计,最环保的油墨,去承载最美的文字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仿佛那些书就在眼前,散发着特有的香气,每一页都氤氲着诗情画意。

我看不到她的眼睛,但我能感到它们此刻一定闪着光,一定比此刻的月色还美。

床有些软,我翻了翻身,问她:“这是你的梦想吗?”

“一半是我的,一半是我爸爸的。”她说爸爸这个词的时候,迟疑了几秒,气氛在那一瞬间有些不对了。

我没继续问,她也不说话,就这样沉默了几分钟,只有虫鸣时而响起。

“我13岁的时候,爸妈离婚了,”她侧过身,背对着我,“我爸爸以前是语文老师,特别喜欢研究古籍,但是他性格内向,不喜欢交际应酬,学校里的好事儿几乎跟他无缘。”

我静静地听着。

“但我妈妈很要强,她觉得爸爸太窝囊,没出息,研究那些古籍有什么用,又挣不到钱,为什么不学别的老师去办补习班挣外快呢?一开始爸爸并不争辩,只是默默地听着,可时间久了,火憋的越来越多。”她说这些的时候,语气很平静,并没有哀伤或者怨恨。

“终于有一天,他再也忍不住了,和妈妈大吵了一架,两个人甚至大打出手,我哭着劝也没用,他们疯了一样的又摔又打,屋里一片狼藉,红眼了的妈妈跑到爸爸的书房,把他那些辛辛苦苦积攒的宝贝书籍又撕又扔,爸爸跑过去,狠狠地打了妈妈一耳光!”她停了停,有些哽咽:“那是爸爸第一次打妈妈,然后妈妈歇斯底里地哭闹起来,爸爸看着漫天飞舞的纸片,深深地叹了声气,转身看着正在哭的我,过来抱住我,他一句话也没说,但我能感到他落在我肩上的泪。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轻轻地哭了。

我转过身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轻轻拍她的肩头。

她没说话,只是把一只手放在我的手背上,轻轻说了句:“谢谢”

沉默。

她的手有些凉,身体在微微颤抖,那么一瞬间,我想紧紧抱着她,但最终只是想想而已。

几分钟后,感到她平静了,我把手抽回,她转了个身,昏暗中对着我:“有些冷了,盖着被子吧,这被子很大的,够两个人用了。”

其实我真是有些冷了,用背角盖着肚子,搓着手臂问她:“嗯,谢谢,所以你是为你爸爸实现梦想了?”

“一开始也许是的,但我读的越多,越热爱那些文字。”她轻轻地说,“也越明白为什么爸爸会醉心于那个世界。后来爸爸辞了工作,和妈妈离了婚,去了深圳。他肯定是想闯出一个名堂,但可能时机未到,一直没什么大的成绩,但他每次打电话给我都很开心,说自己过的很好,他辛辛苦苦地工作,供我读书,但其实,我也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。”

“有去找过他吗?”

“没有,以前为了不让妈妈生气,我没去过,但我想,也快了。”

“像电影一样。”我想缓和一下气氛。

‘‘比电影夸张多了,嗷,对了,听小墨说你是个电影狂人。’’她声音里有了笑意。

“是啊,想听什么故事,尽管点播!”

“这么牛啊,那你最喜欢的10部片子是……”

……

不知道聊到几点钟,昏昏沉沉睡去的,只记得第二天起床时,已是艳阳高照。

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,估计琳琳已经走了,旁边的枕头上,残留着淡淡的香味儿。

小墨估计早就去上班了,客厅里桌子上有早餐,我有些恍惚,感觉像做了场梦。

又特别惆怅,这么好的姑娘,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。

环顾四周,发现餐盘边压了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,名字是,琳琳。

那一刻,我高兴的差点跳起来。

但我并没有立刻打电话,也许我觉得来日方长,机会有的是,揣起纸条就出门了。

反正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,没打那通电话。

直到半个月后我决心要联系琳琳时,纸条已经不见了,后来跟小墨要了电话,但拨过去,却已经是空号了。

有些事,真他妈等不得。

如今的每个秋天,当桂花开满城,我都会想起那个夜晚,一个桂花一样,恬淡悠然的女孩儿。

- END -

*作者:星文,创业者、摄影师、电影狂专注于用手机拍电影去解放每个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我们,终将改变电影的未来。微信公号:星文(ID:xingwenf

0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和陌生女孩睡一张床是种怎样的体验?
返回顶部